特码资料|香港特码资料彩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 | 專題 | 州情 | 文化 | 圖片 | 視頻 | 旅游
  現在的位置: 海北新聞網海北人講海北故事
臘月里的母親們
來源: 海北新媒
發布時間: 2019-02-04 18:15:47
編輯: 潘定措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粥,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凍豆腐;二十六,去買肉;二十七,宰公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熬一宿……這生動形象、童趣十足的童謠完整地描述出一副百姓人家忙忙碌碌準備過年的畫面。

       大概少有人琢磨,在這充滿喜感的溫馨場景里,是有個中心元素的。誰?母親。把這一切零碎事物拾掇著串起來的,是母親,母親們。

       進入臘月,母親們便仿佛接到了集結令,開始為過年的事情操心忙碌起來。老輩的女性們在這點上表現的尤為明顯。在她們看來,這無疑是一年中最重要、最盛大的節日。清理雜物、打掃房屋,準備各種吃食,這個過程很消耗體力,累人,卻也樂在其中。

       在我看來,可能是由于地域文化的差別吧,年節上的吃食中,北方的母親們似乎格外注重做饃饃的細節。琢磨、推敲,不斷推陳出新,哪里只是童謠中“蒸饅頭”的單一?在過去物質匱乏的年代里,平日里吃的寡淡,缺少油水,所以過年前,無論如何是要炸饃饃的。炸什么?馓子、油餅、麻花、“翻跟頭”……根據各家實際情況而定。這點葷腥,年三十的桌子上是一定要有的。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生活條件的不斷改善,對健康飲食的注重,油炸面食勢頭減弱。在農村,各家的女主人拉開架勢燒“餛鍋”。有大有小,表皮焦黃內里鮮嫩,是喝奶茶時的絕配。城市的家庭里,母親們更多的是蒸包子、做饅頭花卷,用溫柔的口感來慰藉一家人奔波的辛勞。

       在一場面食的“戰斗”中,母親們將北方人喜食面、擅做面的特點發揮的淋漓盡致。漂泊在外的人,但凡想到那堆在案板上,碼在小缸、紙盒里散發著麥香的各種饃饃,心底涌出的,亦會是強烈的思鄉情吧!真的別小瞧了它,若以口感健康論,它無疑是既溫軟又妥貼;若以鄉愁思緒論,常年在外的游子,又怎能忘記母親凌晨即起,圍著面板悉心制作時的背影?……那是年節上無數母親留給兒女最刻苦銘心的記憶!

       母親心靈手巧,年輕時也是做饃饃的好手。如今年事已高的她,再也不能去得心應手地制作什么了。但她總能想出法子完成這個心愿。前幾天她在電話里告訴我,小區院子里有個人家與她較熟,有親戚在沙溝村,是做饃饃的巧手,尤其擅做“餛鍋”。母親便趕緊買了面托人送去。沒幾天人家便把做好的“餛鍋”送來了。“你是不知道,做的真是好!黃燦燦的,味道也香……”   

       母親給我訴說時心情格外愉悅口氣也很輕快,我想這是她為了讓我們的春節少些缺憾,少些她力不從心的不足。更令人吃驚的是,這托請做的手工大“餛鍋”居然有27個!乖乖,這是從臘月里吃到正月十五后的節奏啊!這老輩人對過年的熱情,對生活的熱情由此可見一斑,反襯出我們的慵散隨意。有時我想,快節奏的生活,缺少廚藝的我們這輩人,能給孩子的童年過年記憶留點什么?為了讓孩子努力學習提高成績,在疲于應對的日子里,多少母親早已化身“虎媽”?母親的柔情感越削越弱。

       記得有個哲人曾說:孩子的一生,尤其是在年少時,如果從自己的母親那里都得不到呵護、庇護,他的內心注定是慌亂無助的。母親最原始樸素的庇護感從何而來?在我看來不是金錢地位、也非錦衣玉食,正是平日的點滴,是傳統節日里各種忙碌操心,給孩子溫暖、讓孩子安心。讓他們吃飽喝足攢足勁,再去外面的世界打拼。母親是羸弱的,但她卻能用無聲的力量讓孩子的心變得強大起來。

       過去,臘月里,母親們還有個極其重要的活計:做針線。做什么?家中老小,尤其是孩子們的衣服。成品衣可能也有,只是很多人家是買不起的。但哪怕平時再儉樸再節約,過年時都要想方設法給孩子縫身衣服納雙新布鞋。這是母親的承諾,孩子的念想,是臘月里的重頭戲。生在六七十年代的人,哪個沒有幾件母親手工縫制的衣服?雖然布料便宜樣式簡單,但誰又能說,這不是母親純粹的愛與心?那也是從四季的光陰里積攢下來的一點體面啊!

       如今,社會生活發生巨大變化,手工縫制新衣早已成了歷史。在農村、城鎮,在許多心靈手巧的母親那里,唯一保留的,大概算是手工鞋墊吧。老輩女性文化程度大多不高,但很善于從生活細節捕捉美感。沒學過畫畫?不要緊,個人琢磨,練習。鞋墊上的各種花樣從哪里來?家里養的花,院里種的樹……都是臨摹的對象。做成成品的鞋墊上花卉栩栩如生、鮮艷奪目、萬紫千紅,宛如小花園的縮影,這便是母親們特有的智慧。忙忙碌碌一個臘月,精心縫制的鞋墊摞的像小學生的作業本一樣齊整。過年了,給來拜年的親朋們送上一雙,不昂貴,卻珍貴。拿在手里,揣在懷中,等于帶上了溫馨與祝福。

       忙碌是臘月的代名詞。在冬日短暫的白晝里,母親們總是一邊手不停歇,一邊忙里偷閑地用眼角的余光掃視戰果,盤點不足。她們比平日睡得更晚,起的更早,洗刷擦拖,蒸炸鹵燒,仿佛要把一年的活計都好好過一遍。母親們的臘月是辛苦而幸福的,她們的操勞忙碌,在臘月平凡的日子里給我們醞釀營造了過年的濃釅香甜和喜悅。母親的臘月,是一首詩,風格簡潔,把哲理刻在骨子里;是一道風景,樸實無華卻輝映著老屋,點亮孩子心頭的明燈。在愈來愈近的年的腳步聲中,我們自然而然地走進了母親的臘月。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青海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特码资料 金龙国际平台 11选5任五稳赚 龙虎赌博的高概率 极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尊尚娱乐会所 内蒙古时时最新开奖号码 云南时时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北京pk10在线计划更新 飞艇计划软件下载免费 上海时时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