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码资料|香港特码资料彩图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新聞 | 專題 | 州情 | 文化 | 圖片 | 視頻 | 旅游
  現在的位置: 海北新聞網專題
【我和我的祖國】解讀一張照片
來源: 海北新媒
發布時間: 2019-04-03 15:16:51
編輯: 潘定措

       趙生翰先生寫改革開放40周年回憶文章,向我們展示出這張珍貴的照片,由于我是過來人了,比較清楚圖片景況,凝視良久,思緒萬千。

       根據我的記憶,我想對這幅畫面解讀幾句。這恐怕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張黑白照,攝影者或許站在當時的海北飯店大樓某一處拍的,拍照時間恐怕快正午了吧。從北山頂上的積雪看,從馬車拉黃草和人們穿厚衣服的情況看,再從人和物體的投影看,這是冬天,或者是晚秋,或者是初春。

       這張照片照的場面是浩門古鎮東門外的開闊地,當時海北州府初建在浩門鎮,州級單位都建在古城墻外,例如州祁連山中學、海北民師在城北,州醫院、州黨校在城東南,州物資站在下窯溝槽,州軍分區、獨立連、州公檢法、州商業局,還有州電影院都在城東。

       照片照的就是座落在古城東門外那片開闊地上的海北州首腦機關——東側是中共海北藏族自治委員會,西側是海北藏族自治州人民委員會,簡稱州委、州人委,當時不叫州政府。中間一條巷道向北正對著海北州電影院,現在叫影院路。據說五十年代初期修建州人委時地基是為修建幾層高樓設計的,后來由于資金等問題沒修成,只修第一層就封頂了,一封三十年,直到八十年代后才修成現在的這座辦公大樓,可能還是利用了早期筑成的地基。照片上詳細看,能看清州人委大門頂那一行大字:海北藏族自治州人民委員會,下面的一行是藏文。州委大門修得簡單大樣,像個學校,仔細看,大門頂頭鑲嵌著鐮刀和斧頭,鮮紅的黨徽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州委大院再往東能看到的起脊瓦房就是獨立連的軍營,有些破舊平房至今還保留著未拆除,成為浩門鎮古舊的痕跡。再往東,大街北是州維修隊,大街南是州商業局,上下兩個單位的東院墻就砌在窯溝槽西臺的邊沿上,站在臺沿上往東看,由于沒有房屋、樹木、電桿等障礙,一眼可以看清大沙溝那兒大路上走動的馬車和行人。臺沿下的窯溝槽名屬其實,廢窯遍布,磚瓦滿地,夏季,這里常有新生勞改們打土坯,倒胡基,間或是機關單位家屬們種的菜畦地,使坎坷不平的窯溝槽有了幾分春意。

       空曠是這張照片的主色調,州委、州人委門前平展的場地上,沒有水泥沒有柏油也沒地板磚,呈現出大地的原貌原樣,也不怎么平坦,不怎么干凈,踩平的場地上處處有大小石子,還有馬糞牛糞豬糞和樹葉草屑,周六下午機關干部拿著大掃帚掃啊掃啊,掃得揚塵四處彌漫,兩三天后掃過的地方依然草草糞糞。橫穿古鎮東西的大街是沙石路面,坑坑洼洼的,夏天積水一灘,冬天浮土一層。照片上看到的這段路是現在從浩城大酒店到天一錦繡城的東大街,年輕一代誰能想到現在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東大街、東關大街,昔日竟然蕭條成這個樣子。一公里多的大街上只有數得過來的十幾個人。頭朝向東面的雙套馬車,梢子馬戴著料屜抬頭吃料,車戶站在轅馬身旁或喂料,或收拾馬圍脖馬拉板。從東進城的是三套馬車,有兩匹梢子馬并肩而行,裝一車黃草。路南是海北飯店的前院墻,院內卸一輛拉拉車(膠輪車),可能是飯店拉煤拉水的專用車。自來水管是七十年代才有的事,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州縣各單位都靠專用馬車從泉灣拉水飲用,有時候早晚幾輛拉水車同時出動,吱兒咕兒的馬車刮木聲能吵響半城。

       過去的歲月里徒步行走是大路的風采,看看這照片,除了兩個趕車的,兩個騎馬的,再都是徒步甩手的行人,別說汽車,連一輛摩托車都不見,單套馬車那兒只有一個騎自行車的人。像現在搶車位、闖紅燈、出車禍,這在當時實屬天方夜譚。電桿稀疏,也不是水泥制作,是原始樹木。輸電主要是各機關單位、學校和城內居民照明用電,要說工業用電,那就是南門八一廠、南街手工業聯社、西門印刷廠和古鎮東南角的榨油廠、面粉廠等機器轉動用電。農村除西灘東西馬場外,其他莊子都不通電。記得1963年我們家鄉搞社教運動試點,每天晚上工作組在生產隊倉庫院里召集社員開會,廊檐臺子的柱子上掛一盞煤油燈,不是風吹滅就是油耗干,燈光沒了,院子里黑洞洞的,于是許多老人向工作組提出要求,希望能給莊子里拉上電,讓他們在有生之年享受幾天電燈泡照亮黑夜的福。這些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話,六十年代說出口,八十年代最終實現。

       州委大院西南角是單位的大灶,高高的煙囪里冒著煤煙,敞開的天窗里還有幾縷的霧氣。再看周圍那些瓦房頂頭,都是密密麻麻的爐筒子,冬季的清早從城外看城,城是罩在一團濃重的煙霧中,到旱臺山頂上向西遙望,縣城簡直是一片貼著地皮的煙云。

       州人委門前西側是個露天籃球場,每天晚上都有人在球場上打籃球,周末下午,常有籃球賽事,記得參加比賽的有州直隊、縣聯隊、學校隊、獨立連隊、紅旗煤礦隊、祁連山銅礦隊等,球場上裁判把口哨吹得瘋響,場內場外吶喊聲此起彼伏。

       其實,空曠和蕭條并不可怕,偉人說過一句富有哲理的話,一張白紙,可以畫出最好、最美的畫。幾十年滄桑,幾十年巨變,若不是有心人至今還珍存著這張照片,現在浩門鎮繁華地帶——中心廣場那里,誰也不相信曾經是那樣一種面孔。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青海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青海新聞網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特码资料 赛车计划群是不是骗局 今天开什么特马 幸运飞艇开奖走势表 排列五黑龙江排列五开奖号码 怎样北京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排列五十个位和值尾走势图 广东时时计划软件 gt赛车怎么切换视角 凤凰娱乐彩票可信吗 085期双色球历史同期